安徽省商会条例立法座谈会召开
日前,安徽省商会条例立法座谈会在省工商联机关会议室举行。省人大常委会委员、财经委主任委员、财经工委...
第3期“安徽民营企业家大讲堂”开讲
10月16日,第3期“安徽民营企业家大讲堂”开讲。省委统战部副部长,省工商联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缪...
努力营造扶贫光荣的社会氛围
本报讯 10月12日-13日,安徽省“千企帮千村”精准扶贫行动现场会暨百家民企进皖北阜阳行活动在阜...

山水新安

闲居东山 卧以游之

发布日期:2013-3-4 10:02:00 作者:袁立鹤(河北大学 副教授) 来源:
上一条:许建康艺术简介   下一条:孙恺艺术简历年表

      满城风雨近重阳。湿秋光。暗横塘。萧瑟汀蒲,岸柳送凄凉。亲旧登高前日梦,松菊径,也应荒。堪将何物比愁长。绿泱泱。绕秋江。流到天涯,盘屈九回肠。烟外青萍飞白鸟,归路阻,思微茫。
    看过许建康老师的写意人物画作后首先会想到的,是这首倪瓒的词。因为在他的画中,观者可以看到万仞重山间最温暖的真性情所在。
     许老师生长在安徽。后游学于金陵。他的名字就是南京的旧称,看来颇有机缘。现在在南京信息工程大学传媒与艺术学院任院长,桃李芬芳。也许选择中国画人物画的创作之路,注定是条艰辛之路。翻开中国画史,画家多是寄情山水者;描花绘草者;表现犬马虫鱼者,人物画则少之又少,而且人物多为山水画的点景,或为仙道鬼神。或许人物画为形所囿?或许为笔墨所囿的原因吧?只是到了近现代西方造型艺术的素描的涌入,给中国人物画增添了活力,人物画多了对现实的表现,多了些人生的体验,多了对人性的表达。中国画人物画步入了新的时期。一批批新生代人物画家涌现出来,许建康当属其中佼佼者。这位气质优雅的人物画家,这样、那样的奖项,这样、那样的荣誉的获得,他不为之动容,却饱尝着创作的苦厄与欣喜。他笔下的高士们被赋予灵与肉,赋予脱俗的精神与境界。许老师用他自己独到的语言,极唯美的方式,叙述着心声。
    我对许老师关注有一个时期了,他的画就像一曲昆曲,但却一直没有轻易下笔付诸于文,因为他的学术理念和创作成就决非泛泛之评即能解读的。在我看来,在当今人物画坛中,像他这样拥有较深的学养和较高的艺术水准的中青年画家是并不多见的。
    绘事一道,首贵气韵。他作品的气韵,仿佛是喧嚣世界的另一种文化心境。其近年的人物画创作不断有新作精品出现,这些作品都非常清新自然、气息淳朴,毫不造作,画中将自己的心境与高士心境的自然空间很好地结合在一起,将画家对于自然生命深切的关爱投注到画面的形与色中,传达的则是自然造物的生命灵性。
    显而易见,他是位学院派画家。他以大学的教学型画家特有的勤奋和责任,孜孜不倦于高士仕女题材的创作与探索,将迷彩包裹下的古人优雅而性情的生活,作为自己的创作圭臬,在近十年的时间里,创作出了《徽韵系列》《唐风》《人民教育家陶行知》《少年中国》等一批作品,并屡获殊荣。还屡赴德国法国以及韩国等地游学办展。
    同时,他潇洒旷达的写意人物画也颇受认同,可谓是“随心散性见精神”。他的笔墨,是写意性的,在随意的线画组合中,雄浑而有生机的高士游山悟道景象便出现在他眼前的纸上。“妙悟者不在多言,善学者还从规矩”(王维《山水诀》),所论至为真切,因为基本技巧的熟练,才是渐入佳境的最可信的门槛。
“所思竟何在,怅望深荆门。举世无相识,终身思旧恩。方将与农圃,艺植老丘园。目尽南飞雁,何由寄一言。 ”非常符合他的画作的意境。
上个月,《鉴宝中国》杂志刊发了许老师一系列近作,引起了很大反响。在此文中,重点谈谈他的这一系列作品。他的写意人物画,笔墨典雅,意境高古,得中国传统水墨人物绘画之精髓。他的很多作品从传统艺术中吸取营养,自成卓然一家,而其水墨人物画多取材于历史典故,线条宛转多姿,笔墨清雅,清逸古拙,人物衣纹线条柔美,极富文人情趣,在中国当代人物画界尤其是南方画坛独树一帜。自古以降,作画首重士气,士气为何物,就是浩然气,书卷气。儒学之所以成为两千年中国文化的核心和主导,就是因为它不仅有诗书礼乐的学问,还有仁义笃信的道德,浸润既深,可以养浩然之气,书卷之气。有之二气,用笔方可有法。“不学诗,无以言;不学礼,无以行。”无诗非不能言,其言也鄙;无礼非不能行,其行也野。人格和文化是用笔的基石。许老师的作品便有的是书卷之气,有的是散淡飘逸之气。  打开画册,品赏他的作品,散淡飘逸之气扑面而来,犹如在春意盎然的花丛中饮一杯美酒,大有春风醉桃李之感。让我想起了故乡满城山间游玩时的情怀。
   “聊写胸中逸气”。在我这个北方人看来,许老师以浪漫唯美且带禅意的古典写意精神追逐古人的生命样态,以如歌的行板吟唱出来,有如晚唐杜牧诗的意味。他的水墨人物从中国传统写意人物中寻找创作灵感,追求清逸古拙的古典审美情趣,人物造型奇特古拙,内蕴神秀,作为人物点缀的乱山,溪塘,怪石,茶具,棋具和乐器,用笔亦平实沉着,充满古意。
    南朝谢赫的《画品》中确立了“气韵生动”为第一的评定标准,而许老师的水墨人物画无疑就是以气韵生动见长。
    他的水墨人物让我们意识到,重视绘画本身的笔墨趣味,追求意韵之曼妙悠远,格调之清新雅致,书卷气之浓郁,在今天仍具有无可替代的审美效果。他以传统文人仕女画的创作继承了艺术创作思想的特点,作品强调表现传统的诗书画三结合,重视笔墨情趣,同时又个性鲜明,除风格面貌自具特色外,他非常注重为表现题材寓有较强的思想性,构思切题又精巧细腻,不落俗套,澄怀观道。
   我觉得他的作品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心迹的栩栩如生,取代了物象的栩栩如生。《文心雕龙》中有语,“心生而言立,言立而文明,自然之道也”。不虚也。他的作品(如《无量寿佛》,《烟波钓叟图》,《溪山雅集》,《东坡玩砚》《夜宴》等近作)的形式感无疑是强烈的,以致形式感渐从自然状态中剥离了出来,笔下的物象不仅真实而且因形式感强化凸现了一种“疏离迷幻”的感觉效果,还仿佛有一缕缕淡淡伤感迟暮的痕迹。通造化之妙、齐造化之功,向来是中国文人极尽向往和探究的至高境界。境界是人格的体现,是学养的体现。怀着一种纯素若雪的自矜,内心清净,故笔下无浊气,洋溢着空明禅意,恬淡静好。
    “红树醉秋色,碧溪弹夜弦。佳期不可再,风雨杳如年”。
     这就是我观赏许老师作品视觉的逻辑起点。
    观他的”高士溪山闲游“的系列作品,有一种岁月静好的安详。他笔下的高士逍遥自在,而稚童可爱活泼,少女清纯、娴雅,似不食人间烟火,且有超越尘世之感。而作为衬景的远山、鲜花、白云,小屋,池塘,老树则水墨酣畅,润泽淡远,不求形似,但求极有趣而酣畅的墨韵。观《松下课徒图》这幅壬辰年的近作,意境静好,设色优雅沉着。符号化的古树、奇石、远云、稚儿展现出一种鲜活的生命的状态。然而细品他的高士仕女作品,又使人有一种淡然的惆怅与无法挥拭的寂寞在心底扬起,在此体验如此美好又寂寥的意境。他“每一着笔,心在流水寒烟之外”的笔墨,满足了画家与观者对“愿使岁月静好”(胡兰成语)生活的共同向往。虚淡萧散的书风和凄清诗情相应和,这种情感表现影响了作品的风格与构图,更加丰富了作品的诗意美面。对他这些典雅,古朴且带有童趣的作品,扑面而来的不仅是笔墨形色这些表层形态的东西,更是一种时光的追怀,真想去次他生活多年的滁州,看看是怎样的景色让许老师如此畅怀。
    他笔下创造的各种人物,特别是高士形象,以其丰富的感情内容和独特的精神风貌,感染和熏陶着人的视觉与心灵。
    他的作品通过含蓄而有诗意的画面,传达出人与自然的和谐。在某种意义上说,他笔下创造的水墨人物是对中国传统文人画精髓的继承与发扬,他在创作中强调笔墨的简约与表现力,注重作品的文化内涵与书卷气,情趣盎然,反映出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迷恋,他的水墨人物创作,本质上是—种文化心理的绵延,画家或痴迷于传统,或倾心与现代,皆有其性情之源,他性情于笔墨之间,心地淳厚,他画“万物静观皆自得”、“澄怀悟道”,其人也如此,即画其心境而已。
    他笔下的老者或于乱山花荫下对酌,或于静默中而悟天地时序,这是中国文人典型的淡泊致远心态,中国文人自古就有一种出世的隐逸倾向,陶渊明式的“隐居南山下”已经成为一种集体的文化心理倾向。文人观山悟道(如他的《松骨鹤心》等作品),睹物思人,高士对酌忘我(如他的《抱琴待鹤》等作品),物我交融,还体现了人与自然的和谐共生状态。有了这样的文化积淀,他的艺术表达可谓游刃有余,他在笔墨的氤氲中求形外之意,会弦外之音,得空外之响,得意而忘形,无言而会心,笔下自然出卓然静气,而无尘俗之病。
    他在绘画中寻求一种古意,意非复古,而是寻求一种气息,细究之,这种气息应该清雅脱俗,格高韵清,这气息不仅来自于题材与笔墨的典雅,更来自于画家的心境,只有人之志趣高洁,画才不会流于浮泛,意蕴丰满,笔墨才有所归依。在许老师的高士题材作品中的山水景致,总是让人觉得很舒服的。没有北方山水的剑拔弩张的感觉,而是温润亲切,朴素多情。他巧妙地把传统文人画精髓和现代审美理念相融合,开拓出一种个性化的绘画语言。他的作品格调古朴典雅,意境高妙深邃。他最擅造境,不伤形似,又重神思,形具神生。使整个画面柔中有刚,纯净中见丰富,而且笔墨协调有致有韵,耐人寻味,给人以静穆,愉悦,淡雅之感。笔墨的流动也变成了思想的展示。读他的壬辰岁的一批人物画近作,这些从生活的原汁原味中幻化出的,充满生机的笔墨精灵,让人感觉是现实生活中的、至真、至爱、至美,又好似让人感觉是远在红尘之外。一派诗化的生命形态,意趣融融,画风清纯、典雅之气息,使人喜欢得紧。
   此外,近来工作于金陵古都的许老师各方面学养也够丰厚。他的书法也颇值得细赏,能给观者以清新古雅之感。用笔舒展流畅,了无牵挂。结字一任自然,毫无做作之态。所谓“梨花一枝春带雨,柳絮池塘淡淡风”,就是这种韵味。似乎他是以一种很谈定的心态来持守和运用技巧。我倒从中看到了画家心中的激情,满纸是纸的韵律,如同舞蹈与音乐。在他的画中,有草书用笔的姿态,洒脱,灵动,混融在非传统水墨的构成中。正如唐代孙过庭《书谱》中所言:“然后凛之以风神,温之以妍润,鼓之以枯劲,和之以闲雅,故可以达到其情性,形其哀乐。
 用恰当的笔墨,恰当地表现自己的内心世界,以至于游刃有余,何其难哉?然而风雅的许老师做到了。文化内涵与画家性情如何恰如其分的表现于画面,需要技巧。我自12年前考入中国传媒大学以来,结识了许多良师益友和画坛前辈,所以一直笔耕不辍,除了热衷笔墨,还广泛涉足其他艺术行当,比如参与出版艺术杂志,从而更多地吸取其他成功艺术家的艺术养份。最大的收获莫过于鉴别画作的品格高下。许老师精于笔墨,题跋落款,诗书画印,都显示他的深厚的学识和洒脱的书法。所以我很喜欢许老师的作品。
    如果不努力,是无法获得娴熟的画技的。作为60后的资深画家,在人才济济的人物画坛努力至今,想来也是“如鱼饮水,冷暖自知”了。在常见的高士题材中,他似乎在挖掘更本质的道性,一如倾听最淳朴的天籁,揣摩物我如一的状态,实现情与物的和谐,乃为艺术。艺术之为艺术,能作用于人及生活,至此极矣。在我家对面,有座安徽大厦,经常去那里吃饭,在这座徽派风格洋溢的去处,常能想起许老师的佳构大作。我们的时代就像一列高铁,每个人都是乘客,有人沉睡,有人观察,有人提前下车,有人固执地看遍路上风景。说到底,每个人都只是在前行速度中努力保持住自己,不变形,不乖张,偶尔说出一些心事,希望能真正被懂的人听到。艺术家和他们的作品何尝不是如此?
每次和许老师通电话,虽然有时略带乡音,但都给人一种谦和的感觉,很亲切。而中国画的创作需要一个心静,虔诚的心态。心静和虔诚表达着一个画家对艺术的执着,从他的众多作品中可以看出,他是一位有着对艺术不懈追求的跋涉者,我敬佩!从秦淮河畔的许老师再到繁华京都里的我,虽然年纪道行相差很多,我的水平更是比较稚拙,但是我想说每一幅作品无论成败,不都记录着对艺术的探索历程吗?
  我相信,随着许老师来到的新环境,他的艺术定会焕发出更加美好而夺目的光彩。我很喜欢许老师的画,因为他的作品能给观者乃至收藏家带来一种美好的,积极向上的体验,因而受到众多收藏家的追捧。可以相信,许老师凭着卓尔不群的天赋,一定会在南京实现更大的超越。
    壬辰初冬我在家中细读许老师的大作,时而品茗,思索良久然后写成此文。
    以此文祝他的作品在无为中超越,在无语中升华。
时壬辰初冬写于京北罗马花园

分享到:

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工商导报的观点立即评论

暂无评论

请工商导报的网友发表评论

*
* *

内容(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工商导报网观点)

  • 点击刷新验证码
  • 暂未开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