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省商会条例立法座谈会召开
日前,安徽省商会条例立法座谈会在省工商联机关会议室举行。省人大常委会委员、财经委主任委员、财经工委...
第3期“安徽民营企业家大讲堂”开讲
10月16日,第3期“安徽民营企业家大讲堂”开讲。省委统战部副部长,省工商联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缪...
努力营造扶贫光荣的社会氛围
本报讯 10月12日-13日,安徽省“千企帮千村”精准扶贫行动现场会暨百家民企进皖北阜阳行活动在阜...

乐在旅途

鹞落坪纪行

发布日期:2015-12-3 作者:本报记者 徐静 来源:
 
      国庆长假,盘算几番,决定去岳西鹞落坪,以躲开熙熙攘攘的人群。
      10月2日下午,我们在六安上济广高速直奔目的地,沿线的群山蜿蜒连绵,秋色宜人。从岳西下了高速到鹞落坪,就颇费周折了,导航仪显示的路就像一堆曲折扭结的大肠,鱼只好捏着一把汗,把车速控制在30码,慢慢在九曲十八弯的山路上爬行,刹车、鸣笛,刹车、鸣笛,不停交替,经来榜、过青天,55公里开了2个小时,终于在晚霞满天时分,进了鹞落坪自然保护区的大门。此时,山野寂静,烟岚缭绕,太阳躲在马尾松后面悄悄下沉,天边喷出绚烂的霞光,眩人眼目,第一次看见这样的落日,我有点震慑,甚至想让车子更慢些,以更好地欣赏快速切换色彩的天空,时而涌进一片白云,时而插进一缕淡蓝,夕阳越来越红,就像一朵硕大的花朵在天边恣肆怒放。
      到了保护区中心地带,街道两边挤挤挨挨全是农家乐,门口都停满了车子,每家都是灯火通明,人声鼎沸。挨个问去,一律住满了。山区的夜色来得尤为猛烈,天霎时变得漆黑,温度也降得陡快,衣衫单薄的我们夹着肩膀在街道上狼狈穿行,走进一家稍具规模的徽姑娘饭店,几番央求,老板娘终于答应想想办法,我们才有心思吃饭。大厅里七八张桌子挤满了游客,院子里也坐有客人,怕冷,我们只好在大厅和南京的4位客人拼桌,他们也没找到住处,决定在车上过夜。在等菜的当口,我发现路对面是个学校,里面有人野餐。走过去推开了铁门,见到一位乡村教师模样的中年男人,我上前就诉苦,请他在学校给解决住宿。见我急切的样子,他安慰道:“放心,我们山区人朴实,远方来人了,咋也得安排好啊。”他掏出电话打给开农家乐的侄子,让其把女儿房间腾出来。这个名叫陈仁的包家乡小学校长,是岳西之行让我们感觉最温暖的一个人。
      落实了住处,一直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安然地吃了饭,陈校长的侄子老林开车把我们接了过去。从老林的口中,我们知道,当年这里是红28军三年游击战争时期的大本营,铸有“红色鹞落坪”光辉的一页,现在保护区内茂林修竹、溪谷萦回、流泉飞瀑、碧潭清影,是大别山少有的自然风景区,又成了“一块尚未雕琢的翡翠”。
      老林早年在外打工,前几年,他看来鹞落坪的驴友一波接一波的,感觉商机来了,拿出多年打工的积蓄,盖了上下三层30间房,可餐可住,又请回大学毕业的侄子当掌柜,一边经营这个店一边在网上卖山里特产,菌子、笋子、葛粉等,生意红火。老林感慨说:“开农家乐也要有文化。”
      晚上,来自南京、上海的年轻人在门前的稻场支起了篝火,山柴烧的噼噼啪啪,溅起的火星在黝黑的夜空中飞舞,和眨眼的星子咫尺相望,远处溪水哗哗,为年轻人的载歌载舞伴奏,我和鱼一直站在火边欣赏,直至曲终人散。
      第二天早饭后,刚7点,我们向主景区十里画廊进发。十里画廊是位于鹞落村到包家乡之间的一条大峡谷,因中间有个美丽村,又叫美丽大峡谷。早晨的气温只有几度,山涧溪流雾岚氤氲,树叶上积着薄薄的霜,初升的阳光投射过来,呈现一抹亮色,和澄澈的蓝天交相辉映。散落在山间的人家升起了袅袅炊烟,一派原生态乡村景象。一路问着村民,才找到峡谷入口,原来是一个小电站,水坝旁一块巨大的岩石,水流痕迹深浅不一,沧桑遒劲,宛如黄宾虹的山水画。用相机、手机随意变换角度撷取,每幅自成一体,各有神韵,直是感叹,大自然才是真正的高手。
     沿着电站水渠的坝沿继续前行,时而陡峭,时而险峻,看到有下到河谷的小路,我们毫不犹豫岔了过去,谷底似乎就是一大块巨石,闲闲地躺在那儿,因是枯水季节,它们都坦然地裸露着,和山的接壤处丛生着嫩绿的苔癣,毛茸茸的,在阳光的照射下,更显妩媚多姿。我躺在巨石上,闭着眼,舒展着灵魂和身体,听着鸟的歌唱;鱼赤着脚在石头上奔跑、跨越、嚎叫、甚至跳房子,和他平时刻板的形象截然不同,我们尽情地体验着融入大自然的快乐。
 
      玩够了,再沿着水渠的坝沿往前走,或是一潭碧水,或是一峰巨崖,到处充满深邃的神秘。戏水、攀登、剥岩石上的绿苔,走走玩玩,太阳越来越明丽,不知不觉已是正午。肚子咕咕叫,只好折返,出了峡谷不远,有一个三两户庄子,因鱼收藏葫芦,于是我们贸然走进一门口有葫芦架的人家(走近了,才知道那不是葫芦是吊瓜),要求女主人给我们烧饭。她二话不说,迅速到灶间忙碌起来,泉水池中捞一方豆腐,配上青蒜,麻婆;篮子里有扯藤的青椒,醋溜;沾着泥土的青菜洗了一把,爆炒;切了一盘自家的熏肉蒸在饭头,喷香。我在灶下添着柴,听她的指挥,控制着火候。半小时,四菜上桌,在我的力邀下,她和我们一起,喝着啤酒,拉起了家常。她说家里这些年一直很拮据,因为两个孩子都在上大学,和丈夫打工所得只够每年不菲的学费。好在今年女儿从安师大毕业了,为减轻家里负担,放弃了研究生保送资格,考到了包家乡土管所。本来他们夫妇不同意,可女儿说,工作了,一年可挣3万,上研一年要花2万,一反一正,差5万元,何况弟弟还在安庆师院上学要花钱。他们只好随了懂事的女儿。餐费我给她一百,她执意要找30元,“这菜只能收70元”。我只得在她家选了一些土特产。
      我们得走4公里才能到停车处。鱼甩开大步往前跑,准备开车返回接我。我满脸疲惫走在烈日下,一个30岁左右的女子邀请我搭车,于是一辆比亚迪S6塞了8个人,女子抱着小点的孩子坐在副驾驶,我和他们父母及一个小孩挤在后座,还有一个孩子猫在后备箱。好在只有十来分钟路程。下车我把一袋春光牌椰子糖悄悄丢在座椅缝。短暂的搭车,我知道她男人是来榜镇的公务员,女子在镇上教书,幸福的一家人,子孝妻贤。
      太阳快要回家时,我们离开鹞落坪。
      上了高速,爱玩的我们看到路标有石关的出口,便开了下去,这里曾是省里的疗养基地,环境想来不错。一问路,从高速出口到石关45公里,全是山路,此时,天色已暗。我们只得掉头再上高速,又看见磨子潭,太熟的名字,大别山五大水库之一,又下去。还是不近,仍有20公里,而且是破旧的盘山公路。但下来了,只得往前开。没一会,就是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鱼硬着头皮,我把眼睛瞪得大大的,“前面有狗”,“慢点,有水凼”,不停提醒。一个半小时,才到磨子潭镇,那个小小的镇子宾馆也是客满,马路上的车牌浙、沪、苏、广都有。又是搜寻,终在小红饭店找到空房间,只是卫生间和房间是分开的。
      漂亮的女老板给我们做了一锅鱼,和鱼要了二两装小迎驾,一边喝酒一边和打杂的老头聊天,“你在给媳妇帮忙啊”,“不是,是我家属。”老头脸上漾着得意。“啊!老夫少妻啊!”老头64岁了,女人才45岁。“是原配吗?”老头告诉我们,当年自己在镇医院管后勤,因长相老气婚姻未遂,小红长得白净漂亮,是附近乡下的,家境窘迫,就嫁给了在镇上工作的他,婚后,在医院附近开了这家饭店,生意兴隆,日子平静。如今老大男孩25岁了,在六安供电局工作,女儿也考到皖西学院,老头退休了,有2800元工资,夫妻两人守着这个饭店,过得充实踏实。趁着鱼还在喝酒,我溜到厨房,风韵犹存的老板娘正手脚麻利地摊着鸡蛋皮,为次日10桌婚宴准备鸡蛋饺,她一脸的专注和认真,破解了我想窥探她的不甘。
      又是一个山区的早晨,没到7点,四面八方的农妇带着自家地里的收获,涌到小小的十字街口,一字摆开,碧绿的小青菜,圆润的白萝卜,短憨的红豇豆……农妇们拉着呱,大多是说媳妇的短,孙子的长,我每样挑一点,很快一大包,悄悄扔到后备箱,每次买的不是坏了就是送人了,鱼嫌我浪费。可我觉得购物是旅游的重要内容。我买我快乐,花不了几个钱。
      我们开到电站门口,可惜和其它水库不一样,不给参观。我们把车开到办公区,圆形的门进去,是我喜欢的景色,有一种荒凉的美丽,一排排灰色砖墙的平房掩映在高大的水杉和梧桐里,地上一层厚厚的落叶,踩在上面吱吱响,笔直的水泥甬道尽头,有三个人在外面吃早饭,走上去向他们打听电站的前世今生,那个站着的是领导,他说以前这个院子有几百人办公,现在只有14个人管理电站了。坐着的老人曾是电站的政委,怪不得看他一脸英气,84岁了,仍耳聪目明。听我们说想看电站,他站起来,把碗撂下,执意要带我们去。看我们迟疑犹豫,那个领导说,“没事,老头和看电站大坝大门的门卫老彭关系不晓得多好。”在老人指挥下,拐了几弯山路,很快来到大坝。那个叫老彭的门卫迎上来,亲热地摇着老人的手不放,问这问那。“就从泄洪闸顶开过去,近!”那么高,只有车宽,有点悬,鱼不敢,老彭云淡风轻,“没事,方向盘打正,不要动”,战战兢兢过去了,坝顶旁,两个老伙计指着一棵板栗树,“这是我们69年栽的”,一间只标着“男”的厕所,“这是我们队75年盖的,当时没女的”。老彭说,“老王当时是我们领导,带我们照干。”他们零碎的回忆把我和鱼都带进了刻在我们幼小心灵里的激情岁月。
      从坝子下来,送老人回家的路上,我要买几包烟给他,他气得把我的钱夺下来,“这不是瞧不起人吗?”吓得我不敢造次,“这是我工作一辈子的地方,外面来人,认得不认得,我都带他们到坝子来,这是我们建的!”老人骄傲的神色让我眼睛一下湿了。老人叫王兴才,身上还背着一个引流袋,3年前因手术失误大肠改道。
      其实,旅游不光是看美好的风景,更是为了遇见美好的人。这是我穷游的动力。每一次,我们都收获良多。
鹞落坪吊瓜地
王兴才老人和老彭
分享到:

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工商导报的观点立即评论

暂无评论

请工商导报的网友发表评论

*
* *

内容(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工商导报网观点)

  • 点击刷新验证码
  • 暂未开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