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省商会条例立法座谈会召开
日前,安徽省商会条例立法座谈会在省工商联机关会议室举行。省人大常委会委员、财经委主任委员、财经工委...
第3期“安徽民营企业家大讲堂”开讲
10月16日,第3期“安徽民营企业家大讲堂”开讲。省委统战部副部长,省工商联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缪...
努力营造扶贫光荣的社会氛围
本报讯 10月12日-13日,安徽省“千企帮千村”精准扶贫行动现场会暨百家民企进皖北阜阳行活动在阜...

乐在旅途

宽窄巷子,老城成都安逸生活的记忆

发布日期:2016-3-31 作者: 来源:

 

与其说成都人好“耍”是天性,不如说是历史传承。自李冰筑起了都江堰,成都人民免于水旱之灾,从此过上了不知饥馑的好生活。当年司马相如带着卓文君私奔成都的时候,这里已经是一个生活富庶的温柔之乡。在隋唐时期,成都的商业繁荣仅次于扬州城,成都人变得更有资格享于“安逸”。到了宋朝,成都人尤其流行去郊外踏青玩耍,元朝更被称作“富贵悠闲之都”。

生活方式的传承逐渐演变成一种基因携带码,深深继承在成都人的生活态度里,即使你并非土生土长,来这里生活数年,自然就有了这份闲定气韵。古语“少不入川”,说的就是天府之国的生活太安逸,会让年轻人失去上进心。这种安逸之心并不与活力排斥,但却让成都人对自己的业余生活有了更高的要求。

 

从麻将说起

 

说成都人只懂打麻将,那确实是一种误解。麻将,只是他们的基本生活技能罢了。麻将起源于我国东南一带,而后传至华北及西南。具体什么时候传到四川的不得而知,可以肯定的是,麻将在这里最早只是有钱人的游戏,市井间鲜见。而到了上世纪90年代,麻将已遍及街巷。据说是外流务工人员在珠三角一带学了麻将,带回老家后口耳相传,风气就自然形成了。

河边茶馆、会所包间、农家小院,或者自家客厅,少不了麻将的声音。大人小孩,男女老少,桌边还常有观战者。传说汶川地震时,成都高楼四个老太在打麻将,其中一个说:“为什么我感觉楼在晃啊?”另一个起身看了看窗外说:“没事没事,快出牌吧,别的楼也在晃呢。”……总之打麻将这件事,贯穿我熟悉的四川朋友生活的始终。

 

茶馆不止于喝茶

 

如果你去成都的茶馆,只是坐在那里蒙头喝盖碗茶,多少有点无趣。看看你周围的人都在干嘛,打牌、搓麻、摆龙门阵……一派欣欣向荣之气象,你得找些乐子。成都处处有茶馆,“头上青天少,眼前茶馆多”,“四川茶馆甲天下,成都茶馆甲四川”。茶十几元到几十元不等,其它吃喝玩乐的项目都有,一坐坐一天的人很多。适合好友相见、家人小聚、打牌聊天……或者发呆看风景,总之你找到放松的感觉就好。

一般大茶馆会有杂艺、戏曲、评书等表演,特别适合旅行的你去体验。推荐人民公园内的鹤鸣茶馆和锦江剧场边的悦来茶馆。

 

“我们还爱诗朗诵”

 

成都文青届流行一个看似小众却实则大众的项目——诗朗诵。这并不是一个随随便便就被拉上台面的项目,成都自古就是一个充满诗意的城市。

锦江、青羊宫、浣花溪、望江楼、武侯祠……几乎每一个角落都有诗文流淌。清代文人李调元说,“自古诗人例到蜀”。古往今来的“他们”都会到蜀地住上一阵子,王勃、卢照邻、高适、李商隐、杜甫、岑参、白居易、刘禹锡、元稹、欧阳修、陆游……几乎没有例外。也许诗人们来到这里,胸中自然升腾起一种安宁所故吧。

杜甫流寓成都时,在自己搭建的“草堂”里坚持写诗。若干年后,著名女尚书薛涛也定居成都浣花溪,在自制的花笺上创作,如今纪念他们的杜甫草堂和望江楼也为今日的成都增添了诗乡气。

无论在浣花溪广场感受一场诗歌朗诵会,或是在窄巷子的“白夜”以诗下酒,你都能嗅得到那未曾飘远的、成都人的诗歌情怀。

 

年轻人的安逸不等于安静

 

成都年轻人的休闲状态可以和川菜一般来得热辣,芳邻路、九眼桥、少陵路等地遍布酒吧街,小酒馆里的原创乐队和独立音乐人会祝你开启一个浪漫轻摇滚之夜,不要表现出“太有礼貌”的拘谨,热情融入就好。

 

分享到:

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工商导报的观点立即评论

暂无评论

请工商导报的网友发表评论

*
* *

内容(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工商导报网观点)

  • 点击刷新验证码
  • 暂未开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