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深度贫困 助力健康扶贫
本报讯 为弘扬五四精神,聚焦深度贫困,助力健康扶贫行动。5月4日,在淮南市工商联的组织安排下,在淮...
宣城市工商联(总商会)四届二次常委会召开
日前,宣城市工商联(总商会)四届二次常委会在宣召开。会议由市委统战部副部长、市工商联党组书记、常务...
省工商联召开商会立法专家论证会
2月24日上午,省工商联在机关会议室召开商会立法专家论证会,专题研究商会调解、仲裁课题组调研等有关...

乐在旅途

在石城铭心刻骨的等待

发布日期:2016-5-20 作者: 来源:

    “忧伤的季节!眼睛的陶醉!

我喜欢你那道别的美丽——

我爱大自然豪华的凋零,

森林换上红色和金色的外衣,

林中是风的喧嚣和清新的气息,

天空覆盖着波浪般的阴霾,

有罕见的阳光,

早来的寒冷,

还有白发冬天在远处的威胁。”

 

兄弟,我们一起去看“豪华的凋零”,时间:深秋,地点:长江之南、黄山之南。如果我打一声呼哨你能听见,那么我们就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吟诵着普希金的《秋天》,去探访“忧伤的季节”。

我们马不停蹄地向石城进发。太阳在北侧的山峰投下明媚的、富有质感的光影,而这些光影又幻化成许许多多精灵在山林间穿梭,它们漫无目的,毫无规律,像顽皮的孩童,一会在这里,一会在那里,黛青的山峰、碧绿的松杉、金黄的银杏、酡红的乌桕被它们搅和得色彩斑斓。我们坐在车里,猜想此时的石城四周也一样沐浴这浓酽的秋光,环绕在村庄上空的炊烟,一定披上霞光。那些从全国各地赶来的驴友们一定都冲上半山腰,架起长枪短炮,等待着,捕捉那灿烂的时刻。

 

 

“车子开快点啊!”大家不停地催。

可是我们赶到石城已是傍晚,准确一点说,天已经擦黑了。

石城,在静谧中迎来五湖四海的人流。它原本是婺源县古坦乡一座普通的小山村,婺源号称中国最美的乡村,山水风物之间尽是徽文化的流风余韵。岁月之河不知带走多少代人,它一直就这样默默无闻。这里有明艳的春光,有滂沱的夏雨,有灿烂的秋色,有冷落的冬景,养在深闺,文人墨客不知道,驴友不知道。经过许多朝代,却无关任何朝代,就这样,一丛茂密的树林长成了参天大树,它们中最小的一棵也比我的老父亲岁数大。这些树高均在35米以上,主要是枫树,其中还有山樱花、楠木、红豆杉、三尖杉、杭州榆、糙叶树、青栲、槐树等混杂其间。尤以十七棵玉兰树最为醒目,其中最大的胸径1.5米,高15米以上,树冠半径10米左右。

然而现在,它遭遇了喧嚣。喧嚣就喧嚣吧,现在除了自己的内心,哪里还有真正的宁静?

不知道一个山村为什么叫石城?

村民们正在收拾东西,有的在呼唤他们的孩子,路两旁还有鸡鸭在觅食。蜿蜒的山路旁有提篮叫卖山野果的妇女儿童。摩肩接踵的是步履匆匆的游客,他们那样心无旁骛,就像是去迎接分别已久的恋人。我知道他们都是急急忙忙赶到西侧的半山腰,去看属于石城的最后的夕阳。

石城在群山的怀抱里。古树群披巾岸幘,傲视一切。从林中飞出一群乌鸦消失在白墙青瓦马头墙的村落。晚霞逐渐收敛,白云悠闲地隐退,炊烟从村庄冉冉飘向四围群山,暮色无声地降落。我们站在石城西侧的山腰只看到一个山村的晚景,或者说只看到一个美丽的背影,与传说中的石城秋晚失之交臂。

有点失望。

可是有朋友说,不要失望,明天是个晴朗的日子,不如起早上山等待,早晨的景色未必比傍晚差。我们只好悻悻地下山。

 

 

第二天凌晨五点起床,街上到处都是行人,大家操着天南地北的口音,相约着一起朝着昨天傍晚去过的半山腰,在那里等待石城深秋的一次日出。山路崎岖,伙伴们相互扶持,也没费什么大劲就赶到了半山腰。这里到处都是赭色的石头,像城墙一样围绕一圈又一圈,我猜正是这一原因,人们才把这个山村叫做石城。这时候“城墙上”已经聚集了许多人,他们都架起照相机,在清冽的微风中安静地等待。视角好的地方都被人挤满了,我们花了十多分钟才在更高的山坡找到一块大石头,爬上去踮着脚伸长脖子看着东方。东方的天空有一抹鱼肚白,鱼肚白下是黑暗的群山,村庄、古树都在静谧中,就像早晨将醒的婴儿。渐渐有霞光从东山外射向天空,整个世界被抹上一层金色。我回头看看身边的伙伴,他们脸上都无比灿烂。游人都穿着五颜六色的服装,他们有的穿梭在红叶黄叶的秋林中,有的静静地、或站或蹲在赭色的石头上。这一切都披上了七彩的霞衣,石城沐浴在令人激动的圣洁之中。

天空越来越亮,东山由黑暗变成青黛,我们已经能够透过古树林看得到石城的白墙青瓦,一缕炊烟悠然升起,鸡鸣犬吠,新的一天就要开始。太阳还没有露面,但是温暖的、金色的霞光已经映红了大半个天空。山坡上的人们开始活跃起来,有人兴奋地交谈,有人大声地欢呼。而我们几个依然无声地盯着东方,偶尔相互看一眼,露出会心的、神秘的微笑。我们即将迎来一场盛大的演出,每个人脸上都写着虔敬。时间虽然在流逝,我却感觉似乎静止,在一片喧嚣声中我享受着别样的宁静。

不经意间忽然冒出一个问题:我在等待什么呢?

等待的是石城的日出吗?是啊,要不然你大老远地跑来干什么呢?然而这样的日出哪里都有,在故乡的山上我看过不止一次。有时候忙忙碌碌,有时候心不在焉,不就是日出吗?不就是意味着新的一天开始?新的一天,依然忙忙碌碌的一天,什么时候在乎过这样的日出呢?五十年,多少个日出,你等待它有,你不等待它也有;春暖花开的、严霜如雪的;晴空万里的、云蒸霞蔚的,所有的日子都一个个地逝去了,不再回来了。人的一生都在等待,在等待中收获多少,转身就失去多少,因为眼前的一切你什么都抓不住留不住,到头来,我们两手空空,一无所有。

“出来了!”不知是谁一声大喊,原来在东山之巅,太阳鲜红的脸蛋开始露出来,并且一点一点地扩大,把山峰、树木、村庄和人照得无比辉煌,石城就像是一座世外桃源。欢呼声、赞叹声此起彼伏。整个山坡都荡漾着对自然的膜拜之情。我屏住呼吸,激动地到处搜寻我的伙伴们,我看到他们一个个那样专注,在初升的阳光抚慰之下,脸上露出童真的微笑;有一个伙伴眯着双眼,习惯性斜着脑袋,发出一声轻轻的叹息;还有一个因为怕冷而紧紧地攥住身边伙伴的手。他们让我想起许多年前的往事,那时候我们多么年轻,就像青涩的苹果;想起那些在一起读书、嬉戏、快乐的时光;想起分别的时候,漫不经心地挥挥手,以为岁月很长,以为重逢会很快就来,谁想到一晃就几十年。

等待,人的一生都在等待。等待长大,等待亲人,等待重逢,等待某种愿望的实现。我们等待的是一种未了的情怀,我们等待的是大家一起享受某种过程,我们等待的是时常离开肉体的灵魂。结果并不重要,上天早为我们注定。

在一阵长久的等待之后,太阳终于跃出厚重的群山,耀眼的光芒覆盖了它底下的一切,石城所在的地方一片氤氲,摄影的最佳时间过去了,摄影爱好者们开始收拾器材。而对我来说,漫长的等待之后,那种愿望实现之后的愉悦转瞬即逝,随后是一阵长久的失落,一阵莫名的惶惑。

石城,2014年的深秋,我和我的伙伴们在这里等待过一场灿烂的日出。日出并不重要,等待才铭心刻骨。

想起印第安人那句话:人啊,有时候要停下来等待你的灵魂。

 

分享到:

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工商导报的观点立即评论

暂无评论

请工商导报的网友发表评论

*
* *

内容(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工商导报网观点)

  • 点击刷新验证码
  • 暂未开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