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城市工商联(总商会)四届二次常委会召开
日前,宣城市工商联(总商会)四届二次常委会在宣召开。会议由市委统战部副部长、市工商联党组书记、常务...
省工商联召开商会立法专家论证会
2月24日上午,省工商联在机关会议室召开商会立法专家论证会,专题研究商会调解、仲裁课题组调研等有关...
云南省工商联来皖考察
4月9日—10日,云南省工商联副主席夏云东一行,就法律服务、人才市场管理、宣传教育等方...

产业聚焦

摩拜单车创始人胡玮炜:骑行,让城市更美好

发布日期:2017-2-7 作者:富东燕 来源:

  

编者按:共享单车,一个新鲜概念,一个新兴领域,目前正像之前的网约车、外卖等服务一样,改变人们的出行方式甚至生活方式,解决了许多用户的“最后一公里”问题。20164月起,胡玮炜创办的摩拜单车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共享单车”的风潮。目前,越来越多的企业玩家正在加入这场被摩拜引爆的共享单车风潮……

 

最近几个月,在一些城市的街头巷尾经常会看到一辆辆橙色的智能共享单车停放在路边,为冬日里的暗淡增添了点滴色彩;一些骑行者会骑着橙色的单车行驶在自行车道,解决自己的短途出行;号称进入“寒冬”的资本界谈论最多的话题之一,也是这些共享单车;橙色单车的缔造者胡玮炜则不断被邀请,出现在各大论坛上,一遍遍讲着单车的故事和梦想……

橙色小单车出自“摩拜单车”,目前已经进驻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成都、宁波、厦门、佛山、武汉九个城市,成为最潮的出行方式。更重要的,它方便快捷——不用办卡、不用车桩,用二维码就能开锁,在App上就能找车。

对于饱受“最后一公里”困扰的大城市来说,摩拜单车无疑是一项很棒的公共服务。在上线仅8个月时间里,14日宣布已经完成D2.15亿美元融资。而创始人胡玮炜最初的想法很简单:骑行,真的能改变这个城市。让自行车回归城市,让城市更加宜居。

 

随借随还随停随走

 

从下了地铁到家,杨静还有大概2000多米的路程。以往,她或者花10元钱打车,但正值下班高峰,路上有点堵。或者步行,显然,路程有点远。她也曾买过一辆自行车,但停在地铁口,很快就丢了。现在,她多了一种新的、更便捷的选择,橙色单车。

注册“摩拜单车”简单易行,下载APP、绑定手机号注册认证、充值押金299元等几个步骤即可。每天,杨静出了地铁,根据GPS指示,多半都会在附近找到一辆橙色的车,扫描二维码、开锁骑走;十几分钟后,杨静便可到家;把车停在小区门口,合上锁环,系统会自动结束计费,1/30分钟,可微信或支付宝支付。杨静观察过几回,这辆车很快便会被下一个使用者骑走。

“随借随还随停随走,确实很方便,更重要的是可以做到绿色出行,不给首都添堵。”杨静对于共享单车的使用很满意。

摩拜单车是20164月份上线的一款自行车租赁软件。422日在上海正式运营,91日正式登陆北京,随后抢滩广州、深圳、成都、宁波、厦门、佛山,1228日进入武汉。在短短8个多月时间里,摩拜在全国的9个城市共投放运营了几十万辆智能共享单车,上海更是率先突破十万辆,成为了绿色出行的代名词,风靡社交网络。

据了解,除了摩拜,市场上还有ofo、小蓝单车、小鸣和优拜等多个共享单车品牌,资本市场也给予了共享单车项目极高的关注度和投资力度,它们中的大部分都先后宣布拿到千万级甚至上亿的融资。

 

让自行车回归城市

 

目前,摩拜单车的忠实用户很多,他们会自发组织“猎人群”或“摩拜一族”,搞一些很有意思的活动。胡玮炜对中国妇女报·中华女性网记者说,能有这么多支持者和用户,让她很感动,而这就是自行车的魔力,“自行车是非常简单、高效、人人可以获取的工具,摩拜单车做的事情,就是用技术手段升级自行车,让人们非常容易获取,并能非常便捷地去利用它。”让自行车回归城市,这正是胡玮炜创办摩拜单车的初衷。

胡玮炜1982年出生于浙江东阳,父母经商,2004年毕业于浙江大学城市学院新闻系,先后在媒体做过汽车和科技报道。从汽车记者转型科技记者后,胡玮炜感觉汽车行业会发生巨大变化,于是她辞职创办了一个叫极客汽车的科技新媒体。“那次创业就是要把汽车和科技两个领域连接起来。”胡玮炜说。

偶然一次,胡玮炜和蔚来汽车董事长李斌聊起智能单车,李斌问她要不要做共享自行车,胡玮炜当时有一种被击中的感觉,立刻就答应了。“我很喜欢骑自行车,在我看来,一个城市如果能有自行车骑行,那是幸福指数很高的一件事。”胡玮炜说,自己以前在国内外一些城市旅游的时候,看到路边的公共自行车想骑,但是不知道去哪里办卡、怎么退卡、到哪里还车,“我要做的自行车首先要用技术手段解决这些痛点。”201412月,胡玮炜迅速组建了团队,20151月,“互联网+科技”思维的摩拜单车横空出世。

除了不用车桩、二维码解锁等智能设计外,在设计自行车方面,胡玮炜还提了几个要求:一是实心轮胎,不用担心爆胎;二是没有链条,不用担心掉链子;三是车身要全铝,不用担心生锈。在经过好几轮的设计比较后,最终,一个爱好骑行的汽车设计师的设计方案被采用。

而在寻找生产商时,胡玮炜遇到了困难,因为胡玮炜的那几点要求,相当于革新了自行车,对传统厂商来说,意味着要重新调整生产线、培训工人和重构供应链和质量标准。没有生产商愿意接这样的活儿。最后,胡玮炜被迫自己成立一家工厂来生产自行车。

 

关注增长 拒谈盈利

 

当一辆辆橙色的单车投入市场后,市场反应很好,用户数量增长迅速,活跃度很高。摩拜单车还入选了2016年度十大新词语,成为一种流行文化符号。但任何新生事物的发展都会遇到一些问题和挑战,有些问题是胡玮炜和团队之前预料到的,比如针对丢车问题,每辆摩拜单车都设有GPS定位系统,在帮助用户准确定位附近车辆的具体位置的同时,更可以记录每辆单车的位置,一旦遭受偷盗,车辆会自动向后台发出警报。

为鼓励和规范用户文明骑行,文明停放,摩拜单车创建了信用分系统。用户的初始信用分为100分,正常使用一次加1分,而如果被其他用户举报乱停乱放,将一次扣除20分;当信用分低于80分时,用车成本将大幅提高至半小时100元。

同时还有摩拜猎人和停车协管员的帮忙。摩拜猎人是一群志愿者,对于用户违规将摩拜单车停进小区和车库,他们会拍照举报,上传到手机APP,核实后举报人可以获得信用积分奖励。在人流量大的地铁口处,摩拜单车设置了专门的停车协管员,协助用户规范停车和用车。

尽管如此,仍然有很多问题需要不断去解决。

首先是盈利问题。尽管胡玮炜没有告诉记者商业成本、投放数量等具体数字,但据了解,全球没有一个公共自行车项目目前能自己盈利。对此,胡玮炜却很有信心,“摩拜单车是个处于婴儿期的早期创业公司,目前产品的迭代、技术的更新放在首位,我们希望通过不断提升产品体验,让用户越来越喜欢摩拜。相信有了好的产品,好的模式,盈利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据介绍,摩拜单车共推出过两代单车,第一代单车造价高昂,一辆车的成本为3000~5000元,一旦车辆受到损毁或者丢失,代价高昂。第二代摩拜单车改成了轻量级的单车,成本在千元左右。

而影响发展的另一个隐患是中国城市的道路状况。目前,中国城市的道路并不适宜自行车骑行。另外,随着大量共享单车的投放,还会带来车辆停放管理等问题。这些痛点考验着摩拜,也考验着支持绿色出行的政府部门。近日,深圳市对此采取了行动,深圳市交委将与市交警、城管部门一同协商,尽可能地为包括公共单车、共享单车和私人单车在内的自行车提供公共停放空间,保障自行车出行和规范化管理。

一条从未有人走过的路,其艰辛和胜负无人知晓,而胡玮炜走的正是这样一条路。对此,胡玮炜表示,“摩拜的初心是做一件对社会有意义的事情,改变城市、影响人们生活,为此,我们做了很多超出一个企业自身范畴的努力,通过与政府、社区的合作,通过影响用户,推动社会文明的进步,让城市更美好。这是每天激励我们不断前进的动力。”

期待几年之后,各式各样的共享单车成为中国城市街头的一张张绿色名片。正如胡玮炜所坚持的,“骑行改变城市,这才是意义所在”,这是胡玮炜及同行者坚守的信念。

 

分享到:

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工商导报的观点立即评论

暂无评论

请工商导报的网友发表评论

*
* *

内容(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工商导报网观点)

  • 点击刷新验证码
  • 暂未开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