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省商会条例立法座谈会召开
日前,安徽省商会条例立法座谈会在省工商联机关会议室举行。省人大常委会委员、财经委主任委员、财经工委...
第3期“安徽民营企业家大讲堂”开讲
10月16日,第3期“安徽民营企业家大讲堂”开讲。省委统战部副部长,省工商联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缪...
努力营造扶贫光荣的社会氛围
本报讯 10月12日-13日,安徽省“千企帮千村”精准扶贫行动现场会暨百家民企进皖北阜阳行活动在阜...

乐在旅途

风光犹在更旖旎——皖南千年古镇西溪南剪影

发布日期:2017-11-16 作者:本报记者 彭玮 来源:

  

“夏至三庚数头伏”, 恰如民间所说的苦夏就在“三伏天”。我在“头伏”第二天,冒着盛夏酷暑,即携刚参加高考完的女儿,一同赶赴阔别多年的西溪南村,以作故地重游,以释久久的思念之情。

西溪南坐落在原歙县境内的西乡小平原之中,村落四周山环水绕,风光旖旎;它距“人间仙境”的黄山不过百余里,即人们熟悉的“南大门”;发源于黄山山脉的丰乐河,就流经该村,水渠在村内呈网络状分布,沿河的小桥与溪边街巷相陪衬,颇具“小桥流水人家”的秀美。

西溪南的村落结构,东西走向,坐北朝南,势如棋盘,呈不规则长方形。以街为经,以巷为纬,东西贯通,南北畅达。村以三条水渠为主线,街依渠行,屋缘街建,鳞次栉比。村宽二华里,长五华里,素有“千灶万丁”之称。

后街宽四至六尺,房屋南侧,杨柳成行,俗称“杨柳干”,依依袅袅,万缕千丝,可供观赏,亦可纳荫,沿街一条小溪逶迤而过,清澈见底,长流不断。街道巷口设有“天灯”——即在一石墩上竖一木柱,上挂一盏玻璃灯,灯的顶端设有人字形雨盖,夜间专人点亮,能照明行人,在当时亦是一种景观。

正街是该村的商业集中地,店铺门面约有五六十户,街宽七尺至丈余,一色青石板路面,平正如磨。陇堨水渠依街而行,时隐时现,隐时为街道下的暗渠,现时为明渠,为便于村民浣洗。在通往正街的主要巷口,均建有“街楼”,楼跨巷道,空间虽小,却很别致,两面装有花样窗棂,这是古代大村中“更夫”的住处。漫步在这样的古街道上,凭栏细看,古韵悠悠。

溪边街依雷堨水渠而建,溪水长年不竭,可放竹排,鱼逐虾戏,天光云影,清晰可见。从街头至街尾,一路小桥流水,房屋隔水相峙,杂以亭廊台榭,竹木花卉,春季鸟语花香,夏季廊榭清风,秋季水明月朗,冬季玉树琼楼。

我踏进这个千年古村,沿着石板铺就的正街,两侧错落有致的众多民居,粉墙瓦黛,再配上街边沟渠流动的溪水汩汩声,此景此情,更勾起我儿时的记忆。四十多年前,我随父母就寓居在这条街上的丰南古宅,整整度过四年时光。当年的寓所,便是街中心的“耀庭堂”系现房主的曾祖姚耀庭于清咸丰年间兴建,距今已有153年历史了。这座三进两天井的古宅,至今保存完整,外部粉墙黛瓦,气势宏伟;内部雕楼画栋,摆设整齐。整个古宅马头墙、天井、厅堂、走马楼、阁厢、格子门等一应俱全,门楼非常显眼,尤其是砖雕层次丰富,极具很强的观赏性。当年我家就住在后楼楼下的东厢房,后园原有大花园,名曰“南园”,过去的假山水池,随处可见,现在因村民占园建房,这个古宅花园快要名存实亡了。近些年,西溪南村兴起旅游业,这座古宅在正街门面增添了一个欣赏亮点,房主在宅内摆设花木盆景,又以书画楹联给予点缀,无疑更增强了儒雅气息。正如名人吴惜奇应房主邀请,为这座古宅书写的一幅楹联所云:“商耶、儒耶、为民所用;绩也、歙也,适我而居。”,悬挂于大厅之上,正符合“耀庭堂”历史真实的写照。

著名画家黄宾虹说过:“中华大地,无山不美,无水不秀。”,除了名山大川,当然也包括普通山村在内,西溪南古村并不例外。明清古建筑现存于世的老屋阁和绿绕亭,便是其中佼佼者。老屋阁建于明代初期,上下两层,砖木结构,它的大门与皖南众多民居不同,它没有门楼,只有门楣,厚实的大门还用铁皮包裹,与门罩、高墙融成一个平面,气质典雅。尤其是它倒映于院外的渔翁塘中,游人身临其境,眼前婉如似诗如画的美景。老屋阁的建筑特点是“楼上厅”,楼上明显高于楼下,楼上高度是楼下的两倍多,采光明亮,地板干燥,是屋主人日常栖息的场所,据说是古代山越人的生活习惯。老屋阁及旁边的绿绕亭,早在1956年被评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1996年定为全国重点保护单位。如今人们所见的亭子是明景泰七年重建,后于清咸丰元年、嘉庆八年、光绪十七年及新中国成立后经过多次重修。省政府曾在老屋阁和绿绕亭之间竖立一块保护石碑,由书法家葛介屏用隶书书写碑文。值得一提的是,云南昆明世博园中有它的模型,它代表了古代徽州建筑文化的一个缩影,也体现着西溪南村自身的荣耀。2014年春暖花开的3月,西溪南村又传来喜讯,西溪南镇已跻身中国历史文化名镇行列。

我对古树有着特殊的感情,尤其是看到那些需数人合抱、绿阴如盖、姿态万种而又饱受沧桑、坚韧不拔的高大乔木,总是令人神往。明代“吴中四才子”之一的祝允明(号枝山),曾替西溪南村写过一篇《吴氏八景记》,记中云:“祠有古根银杏两株,其围数尺,高不可度。是曰‘祖祠乔木’……”该八景诗即有《祖祠乔木》、《梅溪草堂》、《南山翠屏》、《东畴绿绕》、《清溪涵月》、《西陇藏云》、《竹坞凤鸣》和《山源春涨》,足见那时该村景色多么宜人,令诗人欣然留下八首诗篇。后来清代四画僧之一的石涛,曾多次上黄山途径西溪南,有缘见到祝枝山的《溪南八景诗》,赞叹“溪南山水侠天下”,于是按诗意创作了八幅山水画册。由于历史原因,原作《溪南八景图册》几经辗转,现只存四幅,珍藏在上海博物馆内。石涛画的《丰溪八景》,张大千曾临摹过;我国现代大画家吴湖帆在民国时期也曾临摹过石涛的《南山翠屏》。时隔三百年,爱好诗词的胡唐,在游历西溪南村时,深受祝枝山《丰溪八景诗》的启发,结合眼见的景色,吟咏了一组新《丰溪八景诗》。他采用五律形式,写作了《柳田春晓》、《荚潭秋月》、《南山横翠》、《高湖环绿》、《街桥灯火》、《松林烟市》、《中洲露白》和《茶园水舂》,这组诗篇更富有浓厚的生活气息,各处景色更具清新的画境。正因为西溪南村文化底蕴丰厚,当地有成就的名人很多,如汪道昆、吴守淮、吴廷、李流芳、吴龙、吴家凤、吴士奇、吴养春等,可谓人才辈出。在明清时期,常有一些文人墨客联袂而来,如祝枝山、董其昌、渐江、石涛、黄钺、巴慰祖、郑来等,他们或吟诗作画,或鉴赏历代名墨迹,或结社论艺,或参禅问道,或游观名胜,不断留下许多动人的故事。

西溪南村在上世纪30年代,这里还是红色之乡。1937年10月,根据国共两党组编新四军协议,赣、湘、闽、粤、浙、鄂、豫、皖八省边界地区的中国工农红军游击队和红军二十八军改编国民革命军陆军新编第四军,叶挺为军长。全军汇集皖南岩寺,其一支队驻潜口,二支队驻琶村、琶塘,三支队驻西溪南,以布成掎角之势,以防外敌侵扰,这三地均距岩寺十余华里,一度这里还被誉为“江南小延安”。后来“东进序曲”吹响,新四军挥师北上泾县,很快投入抗日战争。当年西溪南曾是皖南第一个党支部的发源地,创始人就是该村的吴立奇。从这里走出去的共产党员有吴文瑞等革命引路人,这些革命前辈都在新四军有其活跃的身影。建国后,他们分别投身各条战线,都建有骄人的业绩。1970年4月,吴文瑞因公牺牲,家父当时正替公社主编《西溪南简报》,曾印发省级干部吴文瑞的讣告,并报道了追悼会的盛况;曾在高教战线工作多年的吴立奇,任过厦门大学党委书记等职,唯因十年动乱,当时赋闲在西溪南老家,因为我家离他住所同在一条街上,仅有几十米距离,这才有幸随家父登门拜访过几次,见识了这位老人。后来“四人帮”粉碎后,他便重新出任上海第一医学院党委书记;吴文瑞爱人宋亦英早年就读苏州美专,后因战事爆发,才转入上海国画院,师从画家唐云。后来参加革命,在皖南游击区依然发挥她的专长,曾被当时中共皖南地委机关报赞誉为“战斗的号角,黎明的使者”。解放后,安徽正式建省时,就任省美术工作室主任,后调任省群众艺术馆副馆长。当年北京人民大会堂安徽厅安放的“迎客松”铁画大屏风,便是由她主持设计完成,验收时深受周恩来总理赞许。如今,这些革命前辈均已先后作古,但他们高风亮节,浩气长存,永远为后人所敬仰。

此次短暂的皖南西溪南之行,让我深深领略“乡土名人趣闻,古徽遗风典故”之乐趣,委实获益匪浅。但最令我陶醉的是,西溪南镇的变迁,一边是古村依旧,一边则是现代新镇,粗看泾渭分明,却并不显得格格不入,而且那么和谐怡人。那村里的“丰南古宅”,门墙上都钉有“黄山市‘百村千幢’古名居”的铭牌,上边还有编号,足见当地政府对皖南古民居的重视,此举替后人造福,永远值得人们称颂……

分享到:

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工商导报的观点立即评论

暂无评论

请工商导报的网友发表评论

*
* *

内容(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工商导报网观点)

  • 点击刷新验证码
  • 暂未开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