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省商会条例立法座谈会召开
日前,安徽省商会条例立法座谈会在省工商联机关会议室举行。省人大常委会委员、财经委主任委员、财经工委...
第3期“安徽民营企业家大讲堂”开讲
10月16日,第3期“安徽民营企业家大讲堂”开讲。省委统战部副部长,省工商联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缪...
努力营造扶贫光荣的社会氛围
本报讯 10月12日-13日,安徽省“千企帮千村”精准扶贫行动现场会暨百家民企进皖北阜阳行活动在阜...

专题报道

氤氲在颍淮文化时空的醉三秋

发布日期:2017-12-27 作者: 来源:

 

淮河与颍河皆是中国古代著名河流,分别为“四渎”和“八流”之一。淮河与颍河在阜阳大地神奇交汇,创造了深博的颍淮文化,亦创造了丰厚的颍淮酒文化。

颍河,从河南省伏牛山脉逶迤而下,时而欢腾,时而低吟,流到阜阳城东南七里处,她与安徽金种子酒业“相遇”了。颍河,孕育了金种子酒业的名酒“醉三秋”,“醉三秋”肇始了阜阳酒文化,进而成就了阜阳在全国“千年酒乡”的美誉。

 

<<<<<<<<<<<

 

丁酉年初冬,一个阳光温暖的日子,我们一行数人走近颍河,站在阜阳城东南七里处的颍河堤上,左手是颍河,右手是金种子酒业生产区;一阵微风徐来,突然间,眼前仿佛出现了一群古人,在飘着奇异酒香的白色氤氲中,从酒坊里挑起一坛坛“醉三秋”装上泊在颍河边的船上,载满“醉三秋”的船只扬帆启楫,驶向周边十里八乡,驶向神州各地……

魏晋时,杜康的一支后人来到颍州(今阜阳),酿酒为业,家传酿法,酒质绝佳,香飘十里。然而,店主却有个奇怪规矩:只卖两碗!一日,“酒仙”刘伶闻之,颇为稀奇,策马而至,定要三碗不可。店家道:无论何人,三碗即倒!刘伶愈发疑奇,必欲痛饮之。店家得知其乃鼎鼎大名的“酒仙”刘伶后,才无奈给他上了三碗,并一再叮嘱适可而止。刘伶置若罔闻,端起即饮,一碗酒下肚,顿觉神清气爽,遍体生津;两碗酒下肚,便觉香透肺腑,浑身熨帖;三碗酒下肚,突觉头昏昏、脚飘飘,醉意深浓。刘伶自感不妙,遂扬鞭策马赶回家中,醉卧三天,醒后疑为三秋(三年)矣。刘伶感慨记之,作《酒德颂》。此后,“杜康酿酒刘伶醉,一醉三秋始醒来”的故事便流传开来,坊间便将此酒称作“醉三秋”。

 

<<<<<<<<<<<

 

传说固然只是传说,然而现实中,“杜康”却真的与“刘伶”相依相伴,不离不弃。

从金种子酒业厂区,沿颍河顺流而下十几公里,是历史名镇——颍东区口孜镇。古时,口孜是个大码头;今天,口孜依然是个大镇。就在如今的口孜镇颍河边,分别有杜康、刘伶两个村,且相挨相连。在杜康村和刘伶村里,古砖、古迹等,随处可见。杜康、刘伶村名始于何时?虽无确切记载,但当地人说村名是代代相传而来,历经多少朝代,他们的祖先也说不清。

在杜康村,依然有用传统工艺酿酒的作坊。其中的一个酒作坊,还有一口古泉。为纪念祖师爷杜康,这个酒作坊在古泉上建起了一古香古色的亭子,名曰:酒仙亭。据说,当年这里酿酒作坊林立,拥有十二眼泉水,水质甘甜,整个村子被水质清澈的水塘围着,荷藕飘香,鱼虾嬉戏。更让人感到神奇的是,“酒仙亭”下这眼古泉,不仅旱天不干,周围河塘夏日草木茂盛,但却不滋生蚊蝇,且无蛙鸣聒噪,犹如一方世外桃源!真乃奇哉!

在刘伶村颍河岸边,有一凤凰台。当地人说,刘伶就是从此凤凰台羽化成仙的!说一日刘伶又豪饮“醉三秋”后,凤凰台突现108级天梯,刘伶便缘梯而上,登至72级时便升天成仙了。本来,刘伶需登完108级天梯才能到达天庭,登至72级便升天成仙,则是借了“醉三秋”之力。这话听来神奇,但当地人说时却言之凿凿、颇为骄傲。

刘伶村,还有刘伶墓!遗憾的是,此墓早已被挖平,如今“淹没”在民居一旁。但据阜阳志载,刘伶终老之地就在这里。解放初期刘伶墓还完好无损,1957年被挖损毁,但挖出了不少能证明刘伶身份的物品和残碑。

 

<<<<<<<<<<<

 

从口孜镇沿颍河溯流而上,回到金种子酒业,巨大的原酒储酒罐,地下酒窖,全国最大的自动化灌装车间……都让人大开眼界。但最让人“亮瞎”的,还是那七口明代古窖池!

这七口明代古窖池池壁存有明代青砖池埂,池底曾出土明代黑釉酒缸、高足碗、莲花纹青花瓷碗和盏子等文物。据安徽省文物局专家鉴定,这七口古窖池均属明代正德年间的酿酒作坊,是黄淮地区现存窖龄最老、连续沿用时间最长、保存最完整的大曲酒发酵窖池之一,现为“安徽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千年老窖万年糟”,窖池越老,窖泥中的有益微生物与香味物质就越多,酒香就愈浓。据测定,这些古窖池中的微生物种群多达数百种,以其酿造的“醉三秋”,质量和口感卓尔不群,堪称宋代贡酒——颍州大曲的“金身”再现。

据有关史料记载,阜阳酿酒技艺,肇始于史前先民族群,发展于商周,勃兴于汉唐,繁荣于北宋,隆盛于明清至民国时期,以至今天。

这七口明代古窖池,有力地确证了这里曾是历代阜阳酿酒业的“基地”,虽经风霜雪雨、岁月更迭,“醉三秋”之香韵仍绵延而不绝。

亦可以说,这七口明代古窖池,既一脉相承了古颍州酿酒业的传奇,也开启了今天阜阳酿酒业的新时代。

 

<<<<<<<<<<<

 

阜阳出美酒,当数醉三秋;美酒润生活,积淀民风俗。醉三秋美酒与筵席美食“相遇”,便催生出颇具阜阳特色的豪爽酒风,如打通关、鱼头酒等习俗。其中鱼头酒无疑是最为人津津乐道的。

在阜阳,筵席上菜有一定顺序,一般是先上冷盘(凉菜),再上热菜。热菜中的传统“四大件”,分别为头菜、整鸡、整鱼和甜菜。“整鱼”便是鱼头酒文化的载体。鱼一上桌,筵席气氛立马就会变得异常活跃起来,饮酒者和劝酒者皆立马亢奋,充满欢乐的同时,亦融洽了人际关系,甚至能让有隔阂的人解除“冤仇”。

上鱼,鱼头必须对向最重要或最尊贵的人,这时,这位最重要或最尊贵的人就变成了“鱼头”。“鱼头”须先喝三杯酒,称“鱼头酒”,不喝则意味着失礼。鱼头酒一般要喝三满杯,但对酒量不同的人,“酒司令”也常会有所变通。对酒量大者,不仅三杯皆要满,还要借各种吉祥话让其多喝,比如,说“鱼头一对,大富大贵”,“鱼头”须一饮而尽第一杯;又说“鱼头一抬,升官发财”,“鱼头”须一饮而尽第二杯……如此下去,能喝者常要一连喝多杯。可以这么说,只要你能喝,喝上十几甚至几十杯,“酒司令”都有不同的吉祥话候着。当然,对量小者,要么每杯少倒些,喝完三杯;要么“鱼头”告饶,恳请倒上满满一杯,以一当三,一饮而尽,致谢同席者。

鱼头酒喝完,如遇同席中有辈分不高、年龄不长但身份特殊的客人,“鱼头”出于尊重,常会夹起鱼眼放至这位特殊客人碗碟中,表示“高看一眼”,被“高看一眼”者须喝一满杯酒致谢。

鱼头酒喝完,还要喝“鱼尾酒”、“鱼划翅(鱼鳍)酒”等等,名目、花样繁多,关键在劝酒者能否说出让人信服的“道道”。总之,喝鱼头酒,要的就是一个喜庆氛围,要的就是让人“喝好”。

鱼头酒的习俗从何而来?这也有个传说。明朝初年,一次朱元璋微服出访,来到他童年曾要过饭的颍州。正是晌午饭时,朱元璋便和几个随扈进了一家名为“醉三秋”的酒家。酒,当然是“醉三秋”!当整鱼上来时,店家无意中将鱼头对向了朱元璋。古时箭身似鱼,鱼头对人如箭头对人,被视为不吉。一位随扈大臣立即责问店家此为何意。店家十分不解,见对方打扮非寻常人家,支支吾吾不知如何作答。这时,旁边一书生站起来,解围道:“筵席之鱼,乃‘年年有余(鱼)’,可谓大吉大利也;而鱼头向谁,则是敬祝大福大贵之意。各位客官非同常人,这鱼头一对大福大贵,岂不是美意?”这位随扈大臣一听,觉得言之有理,转怒为喜。这时,朱元璋也大笑起来,道:“好好好,鱼头一对,大福大贵,我要连喝三杯。”朱元璋连喝三杯“醉三秋”,道:“真是好酒,好鱼啊!”朱元璋走后,悄悄吩咐随扈大臣打听那位书生底细,得知那位书生颇有才学,便带至京城做了京官。这个消息传开后,喝“鱼头酒”的习俗也在颍州地界流行开了。

阜阳酒文化体现了阜阳人大气、刚烈、豪爽、实在、重情重义的性格特点。如果你到阜阳来,朋友一定会请你喝“醉三秋”,这时候,请你喝的已不仅仅是“醉三秋”美酒了,还是一种酒风豪爽的文化呢。

(作者系中国作协会员,2010年度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大奖、两届安徽省政府文学奖得主)

分享到:

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工商导报的观点立即评论

暂无评论

请工商导报的网友发表评论

*
* *

内容(以下网友留言不代表工商导报网观点)

  • 点击刷新验证码
  • 暂未开通